日本开始进入第三次立国阶段 同时进入了冷战后对外战略漂流期的第二阶段

日本舆论正反复讨论 个问题:

革命的人,他真能够把生命财产一切丟开,努力作前进的战斗。日俄战争时候他们那一种肉弹的精神,无非是信仰力的表现。第二个特点,我就举出好美这一件事来。这和信仰同样是民族最基本的力量。有了这两个力量,一个民族一定是能够强盛、能够发展。只要这两个力量不消失,民族绝不会衰亡,我希望中国的青年们要猛醒呵!有极要是个小民族要想发展进步,尚武当然是一个最必要的习性。日本人的尚武是人人知道的,他们在社会上种种的风习与各种组织制度,处处可以表示出他们尚武的精神来。这一点倒是十几万留学生人人替日本人宣传得够了,用不着我再来说。我想要特别说明的,倒是充满日本社会的一种平和互助的习性。我们一定要了解,尚武的习性、组织、制度,一定靠平和互助的习性去调和它、帮助它,才有真实的用处。

  • 日本政坛的“明日之星”
  • 日本政府正式宣布非法“购岛”
  • 日本天皇神道神话中的天照大神的“天佑”

日本外交的严重失衡 特别是他在任内执意参拜靖国神社 致使中日关系 韩日关系急剧恶化
”为生存而竞争,为竞争而互助”,这是生活的本能。尚武是为竞争而有的德性,平和是为互助而有的德性,两者同时是天生成的。无论怎样野蛮残酷的社会,都有多少平和的习性。如果天下有不会流泪的人,有不会流泪的民族,那么或者它会绝对不懂得平和的;如果不然,无论怎样好勇斗狠,一定是有一种平和的情绪,流在民族生活的大平原当中。日本人尚武的风气,不只是在封建时代几百年当中养成,是开国以来一种新民族的生存必要上产生出来的习性,在前面几章里,处处都有说明了。

 

日本之所以在历史认识问题的错误道路上愈走愈远 既有历史原因 但是 其根本原因正如

更令人可笑又可气的是一些孩子上了大学之后,仍然不能独立生活。报纸上曾登载过这么一则消息:一对父母接到读大学的儿子寄来的一个大包裹,心里十分高兴,里面还附有一张纸条:天,认为孩子出息了,还记得给要速速臭袜子,自己寄些礼物。哪知打开一看,尽是脏衣服、寄回!父母看后,实在哭笑不得。洗好晒干之后,在教育孩子方面,日本人有句名言:“除了阳光和空气是大自然的赐予,其他一切都要通过劳动来获得。”许多日本学生在课余时间都要劳动挣钱,大学生中勤工俭学非常普遍,就连有钱人家的子弟也不例外。他们靠在饭店端盘子洗碗、在商店里售货、在养老院照顾老人等,来挣取自己的学费。日本的吃苦教育值得借鉴,我们真应该抓紧时间给我们的孩子补上挫折和吃苦这一课!中学里开放的”性”教育日本深受西方社会的影响,日本中学生的性意识和日本社会对中学生性品质的要求也更接近西方社会,表现出与东方各国的明显差异。日本中学生性教育的内容很丰富,可以分为十六个方面:成熟与成长、性器官与性功能、性欲与性行为、男女的性差、性交、受精怀孕、生儿与育儿、避孕与人工绝育、性病、性的不安与烦恼、爱情、男女的关系、结婚与家庭、性与人权、性与社会、性与文化等。
日本国内的”中国威胁论”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日本人“勇敢 决绝”的精神奋勇抵抗 中国人的统治” 等等
这十六个方面的教育内容贯穿在中学生多种学科的学习中,并不是由保健科包揽。日本学者认为,如果不依靠多种学科的教学,不让学生从多种角度接受性教育,他们就很难正确理解人类的性;或者如果仅仅以防止性行为混乱为目的进行性教育,也很难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目前,日本中学非常重视中学生的性教育。与其他各国相比,日本中学生的性教育开始得较早,在初一年级就开设性教育方面的课程。日本民间团体性教育宣传协会对全国1万所大中小学进行过调查,95%的中学每年都花2~3小时举办性教育讲座。政府特别制作了动画片对学生进行性教育,其中一部影片反映了墨西哥少年的性意识和性行为。

 

日本的实际统治者 名义上的最高领袖是

不经过很多的恶战苦费过很大的牺牲,民族的平等、国家的独立是决计得不到的。我们要主张取消不平等条约,要主张中国人在世界上生存发展的权利,要为一切被压迫的人类打抱不平,必须要造成强有力的武力。,今天我们反对中国的一切军阀,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强有力的军队,而是因为他们不能为国家为民族为民众造成强有力的军队。试看过去他们的军队,如何的脆弱,如何的腐败,如何的堕落。他们的行径,说不上是什么主义,他们的力量,更够不上维持什么主义。中国的兵家,以孙子的著作最有系统、有价值。今天翻译外国兵书的人,还是借用他许多的名词。他讲兵力的构成元素,第一就是“道”。他为“道”字下的注解就是:”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民不畏危。

日本政治保守化对军事战略调整的影响制造“威胁” 防卫重点西移冷战结束后
”这一个定义和总理宣言上所说“使武力与人民结合,使武力成为人民之武力”的话有什么两样呢?我们中国人因为这些年受军阀的压迫太多了,所以只有从消极的方法解释总理北伐宣言上的两句话,而不晓得在兵学的原理上,非此不能造成强有力的武力,作为民族争生存的基础。中国民族如果不能够决死,绝不能够求生。要想求生,必定先要敢死。要民族敢死,在今天世界文化的条件下面,必须要成”有意识的民众的武力”。从前的民族竞争,只是单纯的争生存。单纯的争生存,就需要军国主义。今天的民族竞争,不单是争生存,而且是要争”有意义的生存”。我们的三民主义,就是今天生存的意义,要全国上下都能同意,要将士兵卒都能同意,然后才可与共死,可与共生,而不畏危。这是我们今天的”共由之道日本维新的历史,我们已经从前面种种事实讲明白许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