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那家企业在改革开放之初 有些上海人以留学名义前往

日本足球协会采用八咫乌图案当作会徽 参加世界杯足球赛的

日本人没有印度那样明确的等级身份制度和传统。在阶级层次的意识上,日本没有世代相传的身份地位,支撑日本统治阶层的是物质和实力。当二者都失去的时候,他不过是平民百姓。除了皇族,没有像印度那样的婆罗门等等的阶层。寸寸不知道是习惯还是真的尊重,在与上司打电话的时候,也要点头哈腰(此画出自英国教科书)。但是日本人特别注意现实中的等级关系。在与人接触时,总是细心地注意自己和对方的地位,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并且揣测对方的地位,来决定交流时应当采用的对策和所持的态度。日本人有面对生人紧张的心理,当确认了对方的地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便解除了紧张。有一个最典型也是被日本人或非日本人论说日本人时百举不厌的例子,就是利用名片。名片一般都注明了能立即了解对方地位的所属集团、从事职业、官衔级别等信息。人们公认日本人特别地喜好名片。

  • 日本列岛上发生的第·次精神文明 公元六七世纪
  • 日本人之所以有今日 全靠这四五百年的努力
  • 日本的目标是要雄心勃勃地成长为全球性大国

日本经济最为关键的一环
除了初次见面,第一个有效动作是交换名片以外,持有某大人物的名片也是炫耀自己的手段。在日本的社交场合,名人的跟前总是排起长队,小人物们争先恐后地交换名片。我还见过张名人的名片,被数人借去复印以备收藏的情景。他们的等级观念是非常严密的,上下关系清清楚楚,似乎谁也不想“越雷池.步”。重要的是日本人的等级观念非常实用。他们认为,阶级和身份不过是暂时的,当你有实力有权力的时候,下级要对你依顺,一旦你失去了那些,你的阶级和身份也就没有了,你过去的部下立即对你另眼相看。

 

日本的住宅在建筑形式 风格和格局上大抵是相同的

众神和天皇,神道教只有神话传说,没有严格统.的教义,它只被用来唤起日本人忠诚献身于“神国日本”之心,百姓们求拜天神以乞生子、升官、生活幸福。升薪、那离现实甚远的佛,升学、一知半解并实用化了的儒,无精神内容的神道,对日本人起不了刻骨铭心的天堂地狱的向往和恐惧的作用。日本人的人生哲理、为人准则、道德规范、好坏善恶是由现实中的人来感觉的。在行动的时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做得是好还是坏、是善还是恶,是由现实中人的感觉来评价的。日本人所介意的是周围人对自己怎么看,恐惧的是在周围人心目中自己的形象是否“寒酸”和“羞耻”,要爭自己的“面子”,不能在他人面前丢“面子”。也许《菊花与军刀》的作者因此而说日本文化是“耻”的文化。中国人和日本人有很多不同,但是在“耻”的问题上,好像多少有些类似之处。中国人也介意周围人对自己怎么看,在周围人心目中自己的形象是否“寒酸”,极其重视“面子”。
日本本来有两大外交基轴 俄罗斯等邻国的关系”
日本人起名的历史便可以清楚了
中国人重视“面子”,追求在自己关心的事情上不比别人差而要比别人强的效果。例如,在上学时,努力争取有个好成绩,与其他同学竞争,一定要比别人好的意识非常强烈。在街头、公交车上等公共场所,因琐事发生争执,争执的双方谁也不让谁,在众目睽睽之下对骂声一浪高过一浪,哪个也不想栽给对方,不想在众人面前丢面子。邻居张三家买了电视,李四家置了冰箱,我王五不能太寒碜,节衣缩食也得安上台洗衣机。中国人追求自己不比别人差的同时,更关心发挥自己独特的东西。

 

日本趣味 很不容易以言语形容 也不容单讲一两点所能概括

他不仅在养珠农场培育出大批大颗粒的圆形珍珠,而且还运用他开面店的商业头脑,开设了MIKIMOTO首饰店。他的珍珠以及珍珠首饰非常畅销然而,在畅销中也出现新的波折。御木本幸吉的成功,引来不少仿效者。这些人把劣质珍珠也上市出售,使人工珍珠的声誉大跌,以至国外传言:“日本的珍珠就如同廉价玩具。”御木本幸吉奋起维护人工珍珠的声誉,他当着国际诸多媒体记者的面,在神户商工会议所前烧毁135公斤的劣质人工珍珠。他再三强调:“只有坚严格把关,只在人工培育的珍珠中挑选10%符合质量标准的上市。持生产最高品质的养珠,日本养珠才会有希望!”御木本幸吉坚持质量第MIKIMOTO成J高质量人工培育珍珠的同义词.1920年,日本天皇授予御木本幸吉一支手杖,于是御木本幸吉先生开始闻名世界,珠宝界也尊称他为“珍珠之王”。御木本幸吉石雕像上那根高过他头顶的手杖,就是日本天皇所赐。从1924年起,日本内务部指定MIKIMOTO首饰店为皇室珠宝供应商。

日本人与外国人而言 报道的程度和规模的差距之大 令人吃惊
从此,御木本幸吉先生名声大振,MIKIMOTO也成为世界首饰名牌。就连英国王室与贵族也成丁MIKIMOTO的用户,在英国多次重要的典礼场合,英国王室的后冠及饰品均由MIKIMOTO提供。MIKIMOTO总店位于东京银座,此外还在纽约FifthAvenue,伦敦NewBond街和巴黎PlaceVendome等海内外地标性地段开设了多家分店。如今已在世界各地建立103家分店,其中包括在中国北京和上海的分店。在日本御木本真珠博物馆我从御木本幸吉先生的石雕像走向御木本幸吉纪念馆和真珠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