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学者们确立了把神话当做神话而不是历史的态度 并且随着人类学和考古学的进展 考证并确立绳文时代的人与现代

日本试图以“冲之鸟”为领海基点 扩大海洋范围 大陆架 为此

秀吉和利休,本来就是从“下克上”的“カブキ”里跃出的,可秀吉一旦居“上”,就不再允许“下克上”存在了,他急不可耐地要贵族化。而利休却.如既往,活跃在“カブキ”里,秀吉拿他开刀,也是大势所趋。利休之死,就是走向统.的幕府,向“カブキ”精神弹压的开始。林“カブキ”的美和精神,织部操守,成了也难逃一死。“歌舞伎”大阪夏之战,的流行语,“カブキ”,是丰臣家和德川家的最后决战,日语又写作“倾き”,德川家-取得胜利,也变成了不那么正经的语汇。成了死因,就以反叛罪的名义,命古田织部立即切腹,并且毫不留情地灭其满门。“カブキ”的精神,从此转入时尚品位。“倾”或“偏斜”,那时,穿上因异风而奇丽的衣装,腋下夹着异样的大太刀,昂首阔步的人,就称作”カブキ者”,而模仿这种风俗的游女,就是“カブキ女”。“カブキ女”之舞,便是歌舞伎的源流“カブキ踊”。

  • 日本由于把中国视为主要威胁 所以采取以日美同盟为基点的外交战略
  • 日本趣味却是一天破坏一天 一天减少一天
  • 教育研究交流 派遣或接受军事留学生 教官和研究人员间的交流乃至建立双边或多边的研究网络

日本备受珍视的教育平等
“カブキ”精神,再度昂扬起来时,成了明治时代的“反骨”。叁拾「华丽的寂」兼并风雅利休死了,织部也死了,时代风气,亦为之一变。利休弟子,如小堀远州、金森宗和等,不再操守“カブキ”了。他们开始将宫廷风雅同草庵气质调和起来,在草庵茶的“寂”味里,加以明快而优美的王朝风格的洗练,不均衡的倾危的“カブキ”之美收敛了。取而代之的,是由乱世入治世的权威原则,以及作为治世标志的均衡的美学规则,精神之追求,退出了主流意识,装饰性的华丽观念,统帅了美。

 

日本不是那么落后的地方

专门研究日本问题的法国记者克罗德·卢布琅指出,引人关注的社会现象是,几乎每天都有青少年暴力事件见诸报端。从1995年的地铁沙林事件,到2000年的劫持公共汽车、在新宿投掷炸弹等暴力事件,其主角都是青少年。从犯罪统计数字来看,青少年恶性犯罪在英、美、法等国呈下降趋势,但在日本却直线上升。这反映出日本因经济不景气造成了日益严重的社会动荡。日本曾是世界各国学习的样板,那时每人都有自己明确的目标:父亲挣钱,母亲守家,孩子们唯恐跟不上社会前进的步伐而努力学习。随着经济衰退和众多大公司纷纷倒闭,许多人失去了追求的目标,青少年也陷入了迷茫。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出现些“游离者”或”偏差少年”也就不足为奇J.21社会泡沫的破灭体现为犯罪案件的激增和教育状况恶化。这是战后英国极端的功利主义、法国的个人主义和美国的利己主义在日本泛滥,进而冲击日本固有的道德和社会规范的结果。
日本称“暴力团组员” 铤而走险 不断挑衅其他的黑社会组织 使社会治安出现恶化 同时也将使得黑社会组织内部越来越“团结”
日本的社会 中国人对于
Lil与西方国家相比,日本的社会治安一向较好,警察在国民心目中也很称职,但近年来情况却出现了变化。据日本法务省综合研究所最近对3000余名16岁以上人士的调查,高达4成的接受调查者,对日本治安状况表示了“担心”或“非常担心”。更令人关注的是,国民对警察的信赖程度也在不断下降。凶杀案的破案率,已从1995年的91%减到2000年的68%。此外,各地警察局接二连三地爆出各种丑闻。人们对警察的品行和能力产生了怀疑,财产被盗家庭只有6成报案,抢劫案受害人只有3成报案,而遭受性攻击的只有1成报案。

 

日本时 “经济动物” 还说他们是“机器人” “工蜂” “工蚁”等等

种茶因地制宜,饮茶为何有にEz分此种分别,缘自栂尾茶的来历。《异制庭训往来》说:我朝名山者,以栂尾为第一也。那是,当年荣西将茶籽赠与栂尾高山寺的明惠上人,种出了栂尾茶。栂尾山,也因其自然条件宜于种茶,且与佛有缘,而成为日本茶的圣地。因此,斗茶上,茶人皆以栂尾茶为本茶,而其他地方产的茶,均为非茶。本茶、非茶,悬殊很大,当时人纷说:如以玛瑶比瓦砾,如以黄金对铅铁。在《图录茶道史》中,由五种本茶和五种非茶所组成,信、大等六人各自带来,这些凑在一起的茶,就称为“茶寄,这些茶样,分别记录下来,其中一张是“本非十种的斗茶”,分别由韦ㄧˋ佑猜对的,就在答案右侧,画一条微向右斜的线,这个记号就ㄇㄐ作.合点”,错了就不记.有两张斗茶评分表,参加斗茶者,除了带茶来的六人之外,还有没出茶样的唐、备。这些茶,被一种一种地点完、喝完、作答,最后,在表的下方统计得分,算出胜负来。这一过程,就是“茶寄合”。

日本是从中国传入酿酒术 所以那时的
然后,对于“茶寄合”,即斗茶的评价,不能一概而论,要有所区分。例如,农民斗茶,虽未免于赌,却能开出盈利之花;文人斗茶,而有流连诗画之风雅;其奢华程度,于日本的军记物语《太平记》中,可略见一斑。战国时代,武家之族,以刀发财,富贵日来百倍,虽有锦绣铺地,却无片刻安心。因此,战时的“杀”,也是赌,是战场上之赌;平时的“赌”,也是杀,乃赌场上之杀。精神沉沦于黑暗里,日日在“杀”与“赌”中,循环不已。